新一代出版人以全新商业模式运作图书的出版发行
来源: | 作者:medical-100 | 发布时间: 2014-10-12 | 109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  符号理论:卖一个产品首先是卖一个词语和符号,打个比方,王老吉,卖中华老字号、卖中国最好的茶饮料,都卖不出钱。但是“怕上火”,这个词就能卖出钱。我卖的不是产品本身,而是购买理由。还有就是符号,进超市买饮料,菠萝汁葡萄汁橙汁苹果汁,这么多,但如果有一瓶饮料印着一个大桃子,你的购买欲望就强。符号也好,词语也好,都是在购买的过程,你要想方设法降低产品和消费者之间的沟通成本。  
  货架理论:买牙膏、买饮料、买书,消费者给这些产品的时间真的只有一秒。你要想象购买现场是怎样的。书的标题首先就要和消费者相关。很多书你看到名字不知道里面会写什么,有本科幻小说写得很好的,名字叫《三体》,鬼都不知道要写什么。西单图书大厦很大,几十万种书,要在一秒钟时间里被看到,被理解,被拿起,除了标题,还有就是封面,做《藏地密码》,我们去西藏寻找最能代表西藏特色的符号,后来选了一位姑娘衣服上的彩条。《藏地密码》摆在货架上,书脊对着读者,彩条绕着书皮包了一圈,8本书摆在一起很壮观。  
  如果消费者注意到你的时间可以节约10倍的话,你的效率就比别人高10倍,如果你的沟通比别的书高10倍,你又可以高出别人10倍。这就不得了了,你的书自然就是畅销书了。  
  很多书的封面素雅大方,吴又说,你压根不能被看到,又能怎么样呢?华楠说,“说我们土?对了,一定要土!土是我们的褒义词,老百姓喜闻乐见就是土,不土不传统。”  
  “你如果不流俗就不能销售。”  
  你一定是会被骂的  
  对吴又和华楠进行的几个小时采访中,两个人都没有谈到内容本身。吴又直截了当地说:“内容一点都不重要!我5秒钟就可以判断。这个文笔真好那个什么真好,我根本不看重这些。中国几千年好书太多了,关键是怎么卖,会卖的太少了。”  
  在这个书香满怀、有暗香盈袖的行业,华楠吴又招来的批评和非议可想而知,华楠眼神中倔强的色彩闪烁,温和的吴又同样自信且雄心勃勃:“读客有一句名言,你一定是会被骂的。落后就要挨打,先进就要挨骂。我们是先进的生产方式。”  
  “我觉得做企业马上能挣到现金,不是最重要的,我也不差钱,重要的是可持续发展,未来的战略重点在哪里。”  
  读客刚成立的时候,湖南卫视的魏文彬写了本超女的书,当时超女很火,首印30万册,当时就被读客拒掉了。吴又的理由是,有很多可以挣快钱的书,你做了一本,必定还会做另外一本。  
  华楠和吴又认为,批评肯定会有,一本书落到不是它典型的消费对象手中,肯定就会有批评。有人问吴又,《藏地密码》和《中国不高兴》的区别是什么?吴又回答,《中国不高兴》让想来中国的人不想来了,《藏地密码》让更多的人想去西藏了。“我有自己的底线。我不会出对这个社会造成伤害的书,但是有人骂我,没关系。”  
  “如果我能够给行业带来很大的推动力的话,我很高兴。做公司就是挣钱,我也不差钱。我乐观,雄心勃勃,能够推动行业我更高兴。”  
  不过,“读客出的书不是为我这种有很强阅读偏好的人出的。”